疫情將如何影響多國科研經費支出

疫情將如何影響多國科研經費支出

新冠肺炎疫情給各國經濟帶來沉重打擊,隨之而來也會影響各國科研經費支出。

英國《自然》雜志網站在近日的報道中指出,一些專家擔心疫情給科學帶來的破壞性影響會持續數十年,導致成千上萬名研究人員失業,并迫使各國削減科研資助。但也有科學家認為,這種大流行病可能會進一步凸顯科學的重要性,并刺激各國長期加大對科學特別是對基礎研究的資助。

疫后生物科學可能會蓬勃發展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不斷蔓延,美國的失業率已飆升至上世紀30年代的水平。當此之際,科學界多位領袖正不遺余力地證明支持科學研發至關重要。諾貝爾獎獲得者哈羅德·瓦爾姆斯說:“沒有科學的幫助,國家會處于危險之中。”瓦爾姆斯曾在1993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院長。

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委員、桑迪亞國家實驗室前首席技術官朱莉婭·菲利普斯也表示:“錢在哪兒,研究人員就去哪兒。”

《自然》的報道指出,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生物科學可能會蓬勃發展,正如二戰后物理科學領域所經歷的那樣。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歷經數十年研究和發現,人類第一顆人造衛星“伴侶號”于1957年在蘇聯發射。

多國承諾增加科研支出

經濟狀況對科研支出的影響因國家和地區而異。例如,德國的情況則要好得多,德國承諾在2030年前向科學機構額外投資180億美元,預算每年穩定增長3%。歐盟委員會也計劃未來7年,將“地平線歐洲”項目的資助增加116億美元,總資助額達到1052億美元。

此外,盡管中國的經濟和科學發展勢頭受到了疫情打擊,但中國正在相對快速地恢復。中國寧波諾丁漢大學社會學家曹聰(音譯)說,中國科研領域的優先發展事項可能會有所更替,中國可能會加大對生物學和流行病學的投資力度。

無獨有偶,今年3月,英國政府宣布,將研究資助從現在每年110億美元增加到269億美元。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科學和技術政策專家詹姆斯·威爾斯登表示,迄今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政府的這一承諾會出現變化。“當然,如果經濟長期衰退或蕭條導致國家財政吃緊,那么所有這些研究支出承諾可能都會打水漂。”

美國基礎研究或受沖擊

至于美國,一些科學政策專家希望能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后政府對科研所采取的措施方面汲取經驗,為未來提供參考。上次金融危機之后,美國政府向聯邦科學機構提供了額外資金,啟動了多個項目,作為《美國復蘇與再投資法案》(ARRA)的一部分。

例如,2009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在300億美元年度預算的基礎上,又額外獲得了108億美元的資助。美國實驗生物學聯合會立法關系主任詹妮弗·澤策爾說,ARRA提供的資金在當時“是一筆巨款”。

美國科學家今年的“胃口”肯定比上次大。4月初,一個代表美國大學的團體聯盟要求國會向科學資助機構撥款260億美元,以支持學術實驗室和科研活動場所重新開放。

盡管美國國會逐年穩步增加聯邦政府在科學方面的投入,但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經濟造成的巨大沖擊可能會破壞這一趨勢。NIH前院長(2002年到2008年)伊萊亞斯·塞霍尼說:“實際上,研究機構的預算將會減少。”

菲利普斯表示,這可能會打亂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之間的平衡。過去預算縮緊的情況下,政府會更青睞資助實驗和應用科學,而非沒有直接實用價值的基礎科研——所謂的“藍天研究”。如果現在這樣做,美國可能會在未來幾十年失去競爭優勢。

實際上,美國一些立法者已經提出了法案,希望大幅增加對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資助,但該法案成為法律的可能性目前尚不明確。

(責編:趙竹青、呂騫)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allafamigliapittsburg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