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巨艦改裝升級劍指遠海大洋

核巨艦改裝升級劍指遠海大洋

升級前的“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

升級中的“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

前不久,俄羅斯媒體公布了基洛夫級核動力巡洋艦“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在北德文斯克造船廠進行改裝的照片。從畫面看,這艘2萬多噸的戰艦已經拆除了大部分艦面裝備,遍布全身的腳手架顯示著其改裝工程量巨大。那么,這艘計劃重出“江湖”的戰艦會有哪些升級?能否勝任俄海軍未來的作戰需求?本文試做分析——

“顏值”穩中有升,重在苦練“內功”

“納西莫夫海軍上將” 號的改裝工作,從2012年啟動至今,已經斷斷續續進行了8年。這是因為,隨著俄羅斯海軍其他艦船項目的推進,用于這艘核巨艦的費用相對緊張和有限,難以強有力地支撐其快速完成升級計劃。同時,改裝工程量大、相關技術要求高,也是其進程較慢的原因之一。不過,作為俄海軍具有改裝價值的大型戰艦之一,它的升級會繼續推進。俄國防部官員預計,該艦將于2023年重新入役。

結合俄海軍實際和未來作戰需求,“納西莫夫海軍上將” 號的改裝體現出強烈的務實作風,即在經費緊張的情況下,主要通過運用現有成熟技術實現戰斗力提升。由此,可以初步判定其升級完成后的總體效果為:“顏值”微升,苦練“內功”,“耳”聰“目”明,“拳頭”更硬。

海軍艦艇的升級改造,一般主要集中在艦載武器、雷達系統、指揮控制系統等軟硬件設施的更新換代上,很少會對艦體“傷筋動骨”。如此操作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保證艦體結構安全和航行穩定性。因此,升級改造后的“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在艦體方面可能變化不大,上層建筑會進行微調,看上去仍然“像一名粗獷威猛的戰士”,而不會變身為像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45型驅逐艦那樣的極簡審美流派。不過,俄羅斯相關造船廠會對艦體主要結構和管線、線纜進行全面排查,更換老化的構件和線纜,維護保養核動力系統,想方設法延長艦體壽命,以幫助“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再戰大洋10幾年甚至20年。

作為“火力制勝”的忠實踐行者,俄羅斯會延續“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強大的火力。從改裝現場的照片和披露的信息看,該艦前甲板原有的“花崗巖”反艦導彈裝置,將更換為俄海軍現行的通用型垂直發射裝置,可發射“口徑”系列巡航導彈,攜彈數量增加至以前的4倍。防空系統全面升級,“魯道特”中遠程防空導彈系統和“鎧甲”彈炮合一近程防空系統,將為該艦構筑更為可靠的對空防御力量。反潛力量也得到增強,除可以發射潛射“口徑”巡航導彈外,還將配備“紙袋”-NK反潛/反魚雷系統,對近距離的魚雷和潛艇進行攔截和打擊。

此外,隨著高超聲速“鋯石”反艦導彈服役,它也將成為“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搭載的“撒手锏”武器,對戰略對手的航母戰斗群形成強大威懾。

艦載電子系統是俄羅斯老戰艦最為薄弱的環節,昔日因高大復雜而顯得威風凜凜的雷達天線,如今已經成為“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在這方面落后于時代的象征。近年來,俄羅斯研發并列裝了一些新型艦載雷達,例如22350型護衛艦上的“5P-20K”X波段有源相控陣雷達,“刻赤”號驅逐艦上的MR-650L波段遠程警戒雷達等,技術已經比較成熟。此類新型雷達一旦移植到“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上,將使這艘老戰艦在對海、對空探測能力方面取得長足進步,使它的戰場態勢感知能力明顯躍升。

“身寬體胖”“心臟”好,潛力較大

目前,在俄羅斯海軍裝備序列中,像“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這樣的大型戰艦已經不多。作為蘇聯采用核動力推進的水面戰艦,同屬基洛夫級的“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和“彼得大帝”號巡洋艦滿載排水量都在兩萬噸以上。憑借強大的核動力,和“彼得大帝”號巡洋艦一樣,升級后的“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服役后,可以長期在海上部署,成為俄海軍在遠洋遂行打擊任務的戰略平臺。

在一些專家眼里,“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已經“垂垂老矣”,特別是其高大的上層建筑、龐大的艦體,基本沒有采用任何隱身設計,噪聲也比較大,即使進行了針對性升級,也難以改變其根本的落后面貌。事實果真如此嗎?恐怕未必全然如此。

這牽扯到一個如何衡量武器裝備先進或落后的標準問題。對武器裝備尤其是戰略性的武器裝備來說,它的設計是否優秀,不完全取決于它問世時間的早晚,而是取決于它當時能否高效遂行戰略或戰術任務,取決于它的未來升級接口有多少,可以挖掘的潛力有多大。

美軍B-52戰略轟炸機服役65年如今仍在天上飛,就是因為它有可賴以立身的優勢與潛力。

在這一點上,“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與B-52戰略轟炸機有相同之處。雖然它“歲數”已經不小,但勝在空間充裕,使用的是核動力,巡航力強,是良好的海上武器搭載平臺。依靠多達數百枚的先進艦載防空導彈、巡航導彈和反艦導彈,它可以變身為威力更大的“武庫艦”,讓俄羅斯擁有一定的海上區域防空能力和遠程對陸打擊能力。

至于隱身性能不佳等短板,雖然俄羅斯難以從根本上解決“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的這一先天缺陷,但在現代戰爭體系對抗中,即使最先進的武器裝備,也無法以一己之力獲勝。只要把該艦更深地納入俄軍現有的作戰體系,借助體系的力量來完成防御與攻擊任務,就可以充分發揮其“武庫艦”和海上戰略威懾、指揮平臺等作用。

以俄軍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為例,雖然要打擊的對象大多集中在陸地,但俄軍也曾出動中小型護衛艦和老式驅護艦,實施過對敘利亞恐怖分子的遠程打擊。這份“還算不錯的成績單”,從一個側面印證了“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在現代作戰體系中發揮作用的可能性。

“繼任者”何時來到,短期內尚無法預言

但從另一方面來講,無論如何升級改進,都改變不了“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的艦體與艦齡。考慮到其設計壽命,俄海軍多年來也一直在尋找基洛夫級巡洋艦的“繼任者”。

10幾年前,借著世界石油價格上漲的東風,俄羅斯經濟復蘇。與此相應,俄海軍的武器裝備也拉開了更新換代的序幕,先后裝備了以22350型護衛艦、11356型護衛艦、20380型護衛艦等為代表的一批中小水面戰艦,但大型戰艦遲遲沒有“露面”。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俄羅斯并沒有放棄對大型水面戰艦的設計與研究。

長期以來,俄羅斯戰艦設計一直自成一派,但近年來逐步向西方戰艦設計潮流靠攏。這一趨勢在公開展示的領袖級驅逐艦設計上已經有所體現。領袖級驅逐艦設計相當現代,性能指標不俗。據有關報道稱,它將采用核動力,滿載排水量將近2萬噸,具備覆蓋1000千米半徑海域內目標的打擊能力。

由此推測,俄海軍基洛夫級巡洋艦未來真正的“繼任者”應該也具備現代戰艦的一些共同特點。首先,它會延續俄羅斯艦船設計方面的“暴力美學”,噸位大概率在萬噸以上,搭載的武器種類齊全,導彈垂直發射模塊數量一定過百,以實現單艦火力對西方艦艇的優勢;其次,在艦體設計方面,會追求簡潔明快,大量采用隱形技術;此外,它的艦載電子系統會更加先進,以提升海上態勢探測感知能力和反應處置速度。

不過,隨著近年來石油價格的長期低迷,以及遭到西方國家“組團”制裁和打壓等原因,俄羅斯的經濟形勢依舊不很樂觀,能夠用于武器裝備改造的費用不會很多。加之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開支不菲,海軍裝備又是“吞金”大戶,所以除核潛艇這種戰略威懾性裝備能夠持續推進外,俄羅斯大型戰艦建造很可能有所減緩,對老式艦艇的升級改造節奏也可能不會太快。

所以,展望未來幾年,可以預期的是,“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巡洋艦一旦完成升級改造,將很快帶甲出征,成為馳騁大洋的主力。而它的“繼任者”何時露面,將仍然是一個很難在短期內拉直的問號。

面對越來越復雜、嚴峻的海上安全形勢,建設遠洋海軍、實現海軍復興,已經成為俄軍清晰而緊迫的任務與目標。相信隨著俄海軍的持續努力,基洛夫級巡洋艦的“繼任者”定將來到。

(劉征魯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

(責編:陳羽、黃子娟)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allafamigliapittsburg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