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貨地址背后的人口遷移新趨勢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被企業“搶人大戰”吸引,選擇居住地時考慮更加全面、標準更加多元。圖為江蘇南京第32屆高級人才交流洽談會上,求職者(右)在與用人單位代表洽談。劉建華攝(人民視覺)

  換了新工作、返鄉創業、被“搶人大戰”吸引、所在企業整體搬遷……很多人來到新的城市工作、生活。安頓下來第一時間要做的事,少不了修改快遞的“收貨地址”。收貨地址的變化,從側面反映出中國人口遷移的趨勢。

  近日,京東數字科技集團發布了《2019基于京東大數據的中國人口遷移和城鎮化發展研究報告》(簡稱《報告》),引發廣泛關注。與傳統的基于人口普查或各大城市和地區流動人口報告獲取的數據相比,這份《報告》根據京東平臺大數據所呈現的收獲地址變化展開分析,充分覆蓋了流動人口,為現有人口遷移與城鎮化研究提供了全新視角。透過收貨地址的變化,人們不難發現,當下年輕人選擇城市標準更加多元,流動的中國繁忙而充滿活力。

  新一線城市人口流入強勁

  去哪兒工作、去哪兒生活,既是一種個人選擇,又反映著區域經濟發展格局。如今,隨著移動互聯網及電子商務的發展,人們網購留下的痕跡,為觀察人口流動情況打開了一扇新窗。

  京東數字科技集團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介紹,過去,一戶人是否搬家或去異地工作外人很難知道,調查統計也很難。如今,借助京東電商平臺的大數據,只要看一個人是否換地方收貨,基本可以確定是否搬家,趨勢研究變得與生活更加息息相關。“雖然京東的客戶規模足夠大,但是大數據研究的一個弱勢是不可能像國家統計局那樣全國范圍內的、全市范圍內的抽樣調查。可以說,《報告》嚴格上講是對人口流動情況描述的重要補充。”沈建光說。

  從《報告》來看,當前中國人口流動呈現出三大特點:

  一是北京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一線城市的“人才庫”。近兩年,北京有大量的收貨地址遷出。這些人去了哪兒?從新地址看,相當一部分人仍然選擇一線城市。《報告》顯示,遷出北京的人并不是到了環北京周圍,而是向全國輻射。一線城市中,上海、廣州、深圳的人口遷入來源最多的城市均是北京。據分析,這是由于,與長三角和珠三角都市圈相比,京津冀都市圈集群特征相對較弱,京津冀都市圈非核心城市的發展相對滯后,城市集群的形成也比較遲緩。

  二是杭州、成都等新一線城市人口凈流入強勁。《報告》顯示,杭州、成都、重慶、長沙等城市人口凈流入強勁;成都、青島等地表現出很強的都市圈效應和對周邊城市的輻射能力。相比之下,武漢、長沙、大連、沈陽、哈爾濱等都市圈效應則不顯著。《報告》認為,人口凈流入強勁的城市具有收入增速快、產業升級加速、房價收入比低(房價增速低)、人才政策力度大等特征。同時,這些城市在推進新型城鎮化方面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著力增加居民收入,完善戶籍、教育、醫療、養老等配套政策,也起到了“磁石”作用。

  三是低線城市下沉消費市場潛力較大。《報告》顯示,低線級城市收貨地址的增速快于高線級城市的增速,四五線城市的消費總額增速領跑其他線級城市,顯示出下沉市場具有較大的消費潛力。值得注意的是,大量高購買力人口從高線往低線城市遷移推升了低線城市消費的繁榮和消費結構的優化。

  選城市標準更加多元

  在微觀層面,年輕人在選擇城市時又有哪些想法呢?記者在采訪中發現,收貨地址變化且趨勢多元的背后,是如今年輕人在選擇安居樂業之地時,考慮更加全面、標準更加多元。

  ——有的看重事業機遇,一線城市是堅定的選擇。來自河北省邢臺市的小伙子楊志聰2016年研究生畢業之后就直接選擇來北京找工作了。3年時間內,盡管他換過兩次工作,但留在北京發展的態度卻始終十分鮮明。

  “之所以選擇來北京工作,首先還是考慮到北京發展的機會更多,優勢資源較為集中,適合自己專業方向和職業規劃的就業崗位選擇面更廣。其次,北京離我的老家也比較近,坐高鐵兩個小時就能回去,生活也很便利。”楊志聰對本報記者說,相對于二線城市,北京的機遇更多,盡管這里節奏更快,但是在這里感覺很充實,進步的速度也更快。

  ——有的兼顧生活舒適。重慶姑娘夏子?莧緗裨諞患抑??科蟮鬧厙旆止?竟ぷ鰲C?1弦檔乃?諤訃拔?窩≡窕丶蟻綣ぷ魘北硎荊?」蘢約閡蠶勰獎鄙瞎閔畹紉幌叱鞘械墓庀視肟旖謐啵??⒉緩蠡諢氐郊蟻綬⒄埂!耙環矯媯?幌叱鞘蟹考厶?擼?昵崛嗽謚俺∷淙換?岷芏啵??垂?純瓷?鈦沽σ埠艽螅渙硪環矯媯?厙旖?改攴⒄固?埔卜淺:茫?詡蟻綬⒄垢芯醪⒉徊睿?乇鶚親約涸謚厙燁著蠊示梢捕啵??幢閿謖展爍改浮W芏?災??蘼凼且?郴故薔幼。?厙旄??銜葉隕?畹畝ㄒ濉!?/p>

  ——有的更在意專業對口。天津工業大學復合材料與工程專業學生賴志文今年本科四年級,最近一直在思考如何選擇城市。“從我周圍的情況來看,年輕人如何選擇城市與自身成長環境有關。比如,生在大城市的年輕一代大多愿意在工作的方向上做出妥協,因為留在自己熟悉的大城市,其生存難度顯著低于外來的年輕人。反之,那些出生于農村或小城市的年輕人則更看重城市能否提供‘專業對口’的工作,因為這有利于發揮專長,盡快在城市立足。”賴志文說,如今年輕人選擇向哪里遷移定居越來越理性,會綜合考量,而出于對某個城市的極度熱愛或盲從的人越來越少。

  除了上述標準之外,房租、交通、氣候、飲食、落戶政策等,也是影響人們選擇安居樂業之地的重要因素。多重因素的綜合作用,影響著人口的流動態勢。

  城市群、都市圈加快集聚

  一邊,是越來越多的大城市快速崛起,為人們提供了更多選項;另一邊,則是年輕人日益多元、理性的選擇標準。這些將如何影響人口流動和城市發展格局呢?

  “比較小的城市也在不斷形成都市圈,比如四五線城市跟一二線城市的交互輻射,關系越來越密切。相比之下,二三線和四線、五線之間的交互沒有那么密切。總而言之,經濟差異越大,交互越頻繁。”沈建光說,打造宜居宜業的都市圈和城市帶,關鍵是產業要融合起來。

  《報告》指出,中國的城鎮化道路已經出現了明顯的集聚效應。作為承載產業、人口、經濟的主要載體,城市群和都市圈的發展正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未來,在建設有全球競爭力的城市集群、持續推進新型城鎮化的過程中,平衡地域差異,統籌高線城市和低線城市的協同發展,增強低線城市同高線城市人口的雙向流動,釋放低線城市的消費潛力,對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劉勇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京東作為全國性電商平臺,掌握著海量的網購數據,從這些大數據來觀察人口流動趨勢及區域經濟發展是一個獨特的窗口,《報告》的結果也符合中國當前所處的城鎮化階段及規律。

  “目前,中國一二三四線城市數量依次遞增,但人口分布卻并不是這種‘金字塔’型結構,這就意味著城鎮化進程與人口流動是同時進行的。這一過程有兩大看點,一個是人口向城市集中,城市本身也在走向集中,形成城市群或都市圈;另一個則是城市群內部也會產生更為清晰的分工結構,例如一線城市聚集高端服務業、二線城市主打裝備制造業、三四線城市從事一般制造業及零部件生產、廣大縣域及農村地區則從事農產品生產加工。”劉勇表示,新興區域中心城市特別是二線城市和地級市的崛起,為年輕人提供了更多選擇。今后,人口流動及區域經濟發展也必將會以協同發展為主軸。(記者 王俊嶺)

(責編:喬雪峰、呂騫)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allafamigliapittsburgh.com